????
  ????
  ????
  ????????天山網訊(記者宋唯真 陳麗攝影報道)序幕打起,燈光閃回,音樂在三五分鐘內己從柔美轉向急促,光影快速掠處,舞臺閃映出柳樹桃花、現世的百姓、尋夢的年青人、舊時大戶莊園、花園與閣樓、霸道的老爺、凄情的女兒、端立的家僕、仗勢的家丁、窮人家的破壁……視線被燈光調度,在舞臺畫面間穿梭,思緒隨旁白牽引,游走於現世與回憶,思戀與絕別,抗爭與驅逐,悲痛與絕望間,死亡的高潮處,劇組工作字幕從舞臺深處層疊閃出,突然,音響頓息,燈光全黑,字幕停在"藝術顧問金星"一行,全場一片寂滅,三五秒後,臺下掌聲響起,自黑暗中延續到下一幕拉起。
  ????????這是10月29日在新疆喀什疏勒縣劇場內公開首演的歌舞劇《疏勒之戀》的序幕。六分鐘開場,以電影蒙太奇手法利落切換,概述全劇,氣勢強勁,震撼情懷,一場迥異以往的舞臺表演,似乎就很霸氣的被宣告了。然而,雖有這樣強勢的預告在先,看完全場還是被實實在在的"鎮"住了。
  ????????劇情來自於新疆疏勒縣一個流傳久遠的愛情故事。美麗女孩熱孜婭和心上人賽丁,為了追求自由,愛情平等,敢於反抗封建壓迫,不畏強權而雙雙殉情,化成紅柳花仙子,紅白相應,緊緊纏繞在一起,留下千古絕唱。這被稱為西域版的梁祝。
  ????????依常理,在新疆這樣一個根深底厚的歌舞之鄉,任何一場演出,如果不來段傳統意義上的新疆歌舞,或者缺少了視覺上所習慣的少數民族大紅黃綠裙,不但是出品方不可想象的,也是觀眾所不能習慣和接受的。而這部歌舞劇恰恰將這些被慣稱為民族性,傳統性的表現與表演抽離的一干二凈,乾脆絕決。除了故事、演員和舞臺道具充滿了西域特征,舞臺上其它的一切,似乎己經與新疆維吾爾沒有什麼關係了。—群坐在臺下從小到大看慣了新疆歌舞的本地觀者,驚奇的發現,看完全場後,竟然沒有理所當然的看到新疆舞,也居然無法清晰地指出全場演出中到底哪—段能算是新疆舞了,“很有些不習慣,但似乎也很好看”一位觀眾如是說。這種感覺是難以言喻的,但震撼也是真實真切的。想想吧,—個來自於本土知根知底的小縣城文工團,竟然能以穿插轉合式的電影敘事手法,不斷在現實,回憶,幻想之間切換舞臺場景與表演情緒,從開場的那一刻,就幾乎是以不容抗拒的強勢,帶觀者進入一場又一場的衝突。結果是,你在臺下被它牽引著情緒,經歷一波又一波起伏後還痴情以望若有所待,而那邊廂臺上卻已進入了謝幕。這不要說是在縣級舞臺上,即便是在全新疆的舞臺上,也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呃,這個,是什麼意思?這個,是想革命嗎?
  ????????無論如何,鼓掌是必須的,但"好"字卻不知從何說起了。它以摒棄傳統的編導手法,打破了觀者們的思維定勢與審美習慣,連帶著,把固有的評價權也一併剝奪了。這如同看慣了東方的水墨寫意中國風,猛然閃出一張莫奈印象,當其時,除了稀罕、驚奇與震撼,其餘竟然無法言說。它存在於經驗之外,但卻在體驗之中,在心靈之內,帶動情緒游走,感知目眩神迷與悲喜起伏。
  ????????一切的感受和體驗是否從開始就在導演的設計之中?導演謀划了一切,在頗為現代的音樂、舞美、燈光和服裝襄助下,將其構思之內而觀眾意料之外的呈現於舞臺之上,同時將傳統重覆的也是大眾習慣接受的遠遠拋棄於劇場之外?而這顛覆性手法的運用目的,便是革命傳統舞臺?
  ????????"是的,是革命!就是想些做從來不曾有過的!"無論是負責全劇音樂的肖克來提克裡木,還是執筆編劇的匡安勇,都明確無誤的肯定說。而隱在舞臺與創作團隊之後的核心與靈魂,則是導演加蘇爾吐爾遜,新疆最優秀的舞蹈編導,十多年來,由於他游走在傳統之外對新疆現代舞的超前嘗試,這個稱謂甚至沒有之一,只有第一和唯一。2014年浙江衛視的《中國好舞蹈》節目中,古麗米娜以靈動而眼花燎亂的新疆現代舞姿驚艷了包括金星在內的所有評委與電視觀眾,並眾望所歸拿下了年度總冠軍。古麗米娜在該節目中的所有舞蹈,全部來自於加蘇爾的創作和編排。從專業角度講,古麗米娜的勝出,實質上就是加蘇爾編舞的勝出,往深里講,則是加蘇爾精心創作的新疆現代舞的成功。加蘇爾多年來致心於把新疆舞語彙融入於現代舞的實驗之中,創造現代意義上的新疆現代舞,古麗米娜的榮膺表明瞭從國內頂級現代舞專家到社會大眾對這一創造的肯定和喜愛。在跳完那段突破性的現代雙人舞《最愛》之後,古麗米娜說,我們只是想告訴大家,我們新疆人不但能跳新疆舞,也能跳很現代的現代舞。告白的背後,無疑隱涌著加蘇爾們一代新疆編導對新疆現代舞的心靈表白和創造衝動。
  ????????新疆民族舞蹈的傳統自成體系,太厚重也太強勢,以至於對現代性的創造最終要體現於實驗者能在脫離和拋棄傳統的路上走多遠。加蘇爾無疑是這場實驗最理想的設計者與操作者。血液里的民族性使他走的再遠,也能在漫天霓彩間循到回家的路途,而骨子裡對民族歌舞突破舊窠創造並傳承的深切責任和渴望,讓他無法不在突破與再突破之後,尋求打破底線的更瘋狂突破。這—情理之下,就不難理解,加蘇爾在《疏勒之戀》中,會摒棄傳統,採用一種充滿張力和衝突的開場方式,並將節奏保持至劇終,顛覆了整個舞臺和觀眾。整場表演即是在這種打碎後再糅煉的極致情懷下把玩出來的新疆現代舞的全新品相。但在加蘇爾看來,《疏勒之戀》也並非完全剝離和拋棄傳統,只是將新疆舞語彙運用地更為巧妙,隱秘,離散和抽象,在幾段群舞中,演員手腕手肘的轉動,腿腳上的跳躍,都還有著典型的薩瑪和刀郎舞的特征和味道。元素和傳統依然存在,只是嬗變為劇情的裝飾品,退而隱約其現,如同艾德萊色彩閃過新疆的各類現代設計之中。
  ????????新疆國家一級導演資深專家杜漸對加蘇爾的創新贊賞有加,激動與推崇溢滿情懷,觀後當夜,他發微信寫道: “舞劇的風格樣式是向新疆傳統舞蹈的挑戰,我為這種革命性的創舉喝彩!為維吾爾族編導、作曲及演員們的藝術自覺而振奮!這部作品的學術價值遠超了演出成功的意義。”
  ????????而在該劇進入排練尾聲之時,中國現代舞的旗幟性人物金星就已不遠萬里來到疏勒縣的排練現場給予精心指點,“這就是新疆的現代舞,很有特色!”作為喜愛、肯定和鼓勵,金星欣然擔任了該劇的藝術總顧問。
  ????????如果說古麗米娜在《中國好舞蹈》中的表演讓全國觀眾領略了新疆舞語彙融入於現代舞之後的精靈般的魅力和熠熠閃耀的靈性,那麼,完全由加蘇爾團隊執導的《疏勒之戀》則體現了這位創造型編導對整場現代舞的編排和把控能力。這意味著,新疆現代舞已不只是零星的靈光閃現之作,而是有能力和實力創造出與國內現代舞團比肩的整場舞劇之作。
  ????????從這點來講,《疏勒之戀》開創了新疆現代舞劇的里程碑。以該劇為起點,新疆現代舞劇真正脫離了傳統舞的母體,獨自旋轉成舞臺精靈。這是山東對新疆文化援建在打造精品劇目之餘所收穫的意外之喜,也應是喀什地區文化領導在包容與開放心態之下推動編導團隊實踐的新疆現代舞劇破冰之旅吧。  (原標題:《疏勒之戀》—誕生於傳統之上的新疆現代舞劇)
創作者介紹

農地貸款

he31hekx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