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契冬奧會當地時間昨天20時14分拉開帷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開幕式,成為最受矚目的元首嘉賓。另有60多位國家、政府及國際組織的領導人出席,人數是上屆溫哥華冬奧會的三倍,創冬奧會歷史紀錄。然而美英法德等西方主要國家的領導人缺席開幕式,從不缺席的西方媒體少有祝福和鼓勵,更多的是一起喝倒彩,挑俄羅斯的毛病。它們幾乎眾口一詞地說:這是普京個人的冬奧會。
  有人宣稱,批判和挑戰是西方媒體的本色,俄羅斯索契冬奧會的遭遇一點也不奇特。但只要看看兩年前倫敦奧運會前後西方主流媒體“喜大普奔”的模樣,就會發現上述辯解是多麼虛偽。
  冷戰結束後,遭到猛烈攻擊的奧運會只有北京主辦的夏奧和這次索契冬奧,這當中根本就爭論不出誰對誰錯,唯一能讓我們看清的,是西方輿論一旦走向偏執,其程度會多麼驚人。
  西方仍明顯處於人類現代文明發展的上游,在全球具有精神上的號召力。但索契冬奧會再次顯示,西方高度自私、狹隘,缺少包容精神。這樣的價值傾向在人類的精神前沿遊蕩,很可能對世界未來具有某種潛在威脅。
  俄羅斯已比蘇聯小多了,國力不可同日而語。普京“再強硬”,今天的俄羅斯也不可能重回斯大林或勃列日涅夫時代。從西方輿論對普京治下俄羅斯的口誅筆伐中,我們幾乎看不到“普世價值”鼓吹者們態度上的轉變。他們打壓普京政權的那股勁頭,一如幾十年前他們前輩對克裡姆林宮的那副姿態。
  俄羅斯已不再是超級大國,它有自己的危機感。在世界格局悄然變化的過渡時代,這些西方中心主義者或許根本沒意識到,他們這樣做會如何影響俄羅斯民族重塑世界觀的過程,他們在把舊時代對立的種子重新埋到被全球化深耕過的土地上。
  西方似在用冷落、刁難索契冬奧會對普京和俄羅斯“算總賬”,普京在敘利亞、斯諾登問題上都沒遂華盛頓的願,現在應讓他付出代價。此外已經在葉利欽時期成了一盤散沙的俄羅斯通過普京重新凝聚起來,這尤其讓一些人不願接受。西方輿論對索契冬奧會近乎“詛咒”的情緒宣泄,讓人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信號。
  如果說過去蘇聯進攻性的政治方略讓西方的確感到了不安的話,那麼今天的俄羅斯基本處於防守局面,無力也無意挑戰西方戰略安全。西方對俄羅斯“追剿”般的打壓屬於逼人太甚。西方熱衷“新冷戰”的鬥士們有可能在毀掉人類進步的一個歷史性機遇。
  西方不是世界,這些日子前往索契的各國領導人,代表了比西方少數國家多得多的人口。祝願索契冬奧會成功,這樣的善良願望首先來自人類的天性。沒有西方少數國家的參與附和,這樣的願望照樣在索契上空迴響。
  問題在於西方話語霸權仍然厲害,使它們經常可以假全人類的名義對俄中這樣的全球性戰略力量指手畫腳,屏蔽世界上的大量真話和實話。這是人類社會當下的一項真實挑戰。各國公眾有能力捅破這“鐵幕”一般的假象嗎?這大概很難說。然而不管他國公眾如何,中國社會應當有能力不被西方忽悠,展現我們這個大國的智慧和定力。▲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農地貸款

he31hekx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